起床做到阖眼!受刑人月薪只领一百多…无法假释沦最廉价劳力

起床做到阖眼!受刑人月薪只领一百多…无法假释沦最廉价劳力

文/苦林子

除了少数受保护、隔离、严加监控或重病的受刑人,监狱大多数的囚犯在经过新收训练之后,都要分发到工场去强制劳动。除了星期六日,每天都得至工场作业,除了晚上回房睡觉之外,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工场作业、用餐、洗澡,可以说这里是受刑人最主要的活动场所。

一所监狱有十几个工场,一个工场内有时多达一百多人。有的监狱还有老人工场,给年纪较大的囚犯,压力比较不大,管理不会那幺严苛,也会顾及老人家的身体状况。老囚犯要是放到年纪轻的那边,往往会遭到欺负。

监狱会把同一帮派的人尽量分到同一个工场,一方面避免不同帮派的江湖仇杀,另一方面也方便管理──叫他们帮派的老大去管自己人。所以往往形成了某一工场由某一帮派在管的现象。一位主任管一个工场,但一个人如何能管百多个人呢,所以通常是叫一位压得住阵脚的受刑人当组长,负责管理这工场大小事,主任就坐在前方监看。工场人数很多的话,有时会再细分为几组,每组由一位小组长负责。

起床做到阖眼!受刑人月薪只领一百多…无法假释沦最廉价劳力

同一房的狱友,未必都属于同一工场。每天早餐吃完、洗完餐具就準备出封了,门口会有人来叫号码,点到的就出去。有的监狱出封时还要唱军歌,监狱唱歌时只踏右脚,除非是比较军事化管理的监狱才会跟军队一样。受隔离保护的受刑人不下工场,是关在房间内折一些纸莲花之类的劳作。

工场的劳作是有规定份额的,像纸袋可能就是一天做五百个。为了要拿「作业分数」,你也不能不做,分数不够的话就无法报假释。每个月都会打作业分数,不由你高兴做或不做。有人不做就得有人帮忙做。这部分要留意一点了,例如说我们这桌十人要做一千个,每人要做一百个,你的先做完了可以去帮大哥做,这样当然可以但别太明显,主管会看,而且有些人不满的话,会去投诉说某些人都不用做事。

每个工场的产品都不一样,大多数都是不太困难,没啥技术性的简单劳作,例如折纸袋、做耳塞、包装商品,当然随产品的不同,领到的工资也不尽相同。

宜兰的狱友说他待的工场,是做礼盒的包装──诸如乖乖桶之类的,里面塞一些玩具或捲尺和糖果的。听说以前曾发生过一件事,分发三包作业材料(里面是软糖)下去,结果大家边做边吃,居然吃掉了一包。原本应该放五颗的,结果有人放三颗,两颗就包泥土或是只放空的包装纸,大伙开玩笑说这一桶是要处罚那些不听话的小朋友,看看到时哪个坏孩子中奖。

当然商品最后还是必须经过品管检查,哪一组做的都有登记,不合格的会退回来。后来他们主管痛骂,三包给你们做,结果只有两包的量,你看看垃圾桶里满满全是软糖的包装纸!

监狱的工场,因为有大量的廉价劳动力,除了对民间企业来说是一种不公平的竞争,同时它也很容易变成血汗工场。

一谈起作业的收入,很多狱友常忿忿不平地说,囚犯,是全世界最便宜的廉价劳工,帮那些企业赚了几亿,结果每个人月薪只领一百多块钱,难怪上次高雄监狱会爆发囚犯挟持人质的事件。讲难听一点,领那幺一点钱在监狱中连条内裤都买不起。不少狱友总是怀疑,监狱常常刻意刁难假释,其实是不希望受刑人太早离去,多留一点劳动力好替国家赚钱。

监狱工场作业的所得,一部分拿去改善生活措施或补助饮食,一部分做为受害人补偿金,一堆名目七扣八扣之后,一小部分才给受刑人当工资(劳作金)。工资各地不一,大多是一两百块钱,确实是微薄到无法支应日常开销。

起床做到阖眼!受刑人月薪只领一百多…无法假释沦最廉价劳力

一位狱友曾待过军事监狱,他提到了工资难以提升的一部分原因:

「早期泰源是军事化管理,不过现在变得和一般监狱差不多了,那里也有工场,主要是做雨衣和口罩的,一个月才领七十或八十元。二○一五年高雄监狱发生挟持人质事件,罪犯其中一个诉求也跟工场的薪水过于微薄有关。要是没有家人的资助,光靠那点钱,谁在监狱待得下去呢。

因为很多厂商都和作业科长在外头可能有挂勾,所以工资很难提高起来。像我在军监时做总组长,厂商有时会跑来商量,说他最近都没赚到钱,这批东西的工资可不可只算三块钱就好,要是你想要带什幺进来我可以帮你拿,我就说好吧,反正大家交个朋友。

受刑人在工场的所得,常常随厂商的型态不同而有差异,以前我们曾做过土城一家电子公司的零件,每人一个月可以有一万多块,哪像做雨衣才只有七十块。可是现在很多公司都已转移到大陆,剩下来的公司的行情就没那幺好了。」

分配好工场之后,可不是你想调就能调,必须向主管提出正式申请。如果是因为其他人欺负而想调工场,你还得报告一堆「谁打你」、「谁做了什幺事」的问题,程序相当麻烦,没什幺人敢讲。因为狱方一发现你遭受委屈,马上就会把冲突双方隔离侦讯,你得马上打包行李搬至隔离舍,等调查完毕才会让你移工场,大多数人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,这种事能忍则忍,谁教你要犯法被人家关呢。

受刑人若是资历到了「一级」,就可以申请调工场,不过到那时已经在报假释了,再待也没几天又何必换呢。如果嫌这工场你不喜欢想要换,除非你有背景,或是在外头找戒护科长乔一乔,不然大多数人都是乖乖在某一工场做到出狱为止。

*本文摘录自《监狱,我来、我见、我╳╳》

起床做到阖眼!受刑人月薪只领一百多…无法假释沦最廉价劳力


作者: 苦林子


上一篇:
下一篇: